2019.6.3

前几日没有什么要记的(其实就是懒和忘了),无非收拾东西回了合肥,然后准备毕业答辩。

今天略有磕绊,但答辩应该是过了,如此一来与科大的缘分也已接近完全终结。答辩完哥几个喝了酒,说起旧事和如今的辛苦,一个个先后红眼睛(主要还是酒精带来的 drama 氛围)。席间谈到大学四年有什么遗憾, 我的遗憾还蛮大的。前两年混蛋浑噩得太久,不仅弄丢了宝贵的人,也弄丢了宝贵的时间,以致于现在跟他们在一起,我依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值得一说的突出特点。我感觉自己的面貌是模糊的,成长使我现在能接受自己了,但模糊的面貌总是得清晰起来才行。以前什么都想要,以后还是得踏实一些。不管怎么说,都姑且上岸,未来可期吧。

今天不开心的是大使馆打电话来让我补交 Study Plan 和导师 CV,靠北,上周五面签结束明明说的是“approve”,还给了我一个“恭喜你拿到美国留学签证”的蓝条。现在又说被 Check 了,略想不开。主要是 7.3 去日本的票都买了,万一 Check 个一两个月的,毕业旅行可算是黄了。So Sad.

毕业戒指戴着分外合适,虽然是钛钢做的(连925银都不是,真抠)。考虑到这四年即将过去,虽然不能说对母校感到特别骄傲与认同,但要过去的东西,自然会蒙上一层滤镜。加上想买戒指很久了……所以毕业戒指应该会戴一段时间。

就像我在答辩致谢里写的:“这不是我最快乐最值得庆祝的一段日子,但它是我的一部分。”

以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