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日记(2019.5.29)

今天计划买罗兰巴特的《恋人絮语》,于是下午两点出门。到三里屯逛了 Pageone 和三联书店,都没有,只能求助于淘宝。

闲逛发现 Arabica 在北区开了个快闪店(Maybe,反正就是个小餐车),有印象这家咖啡很火,在京都岚山的店无时无刻不在排长队,看人少赶时髦买了一杯招牌的西班牙拿铁。因为对咖啡一窍不通,所以只能说味道不错,杯底加了炼乳很特别,一种 guilty pleasure。听说 Arabica 都是用 Slayer 咖啡机和 Nuova 黑鹰咖啡机,相当于布加迪和迈巴赫,是咖啡机中的豪杰。但主观感受来说,我只注意到店员洗手用的洗手液都是 Aesop 的,我猜这才是一小杯 50 块的原因。当然,里面装的是立白也说不定,Who knows。

坐在椅子上喝拿铁的时候,一个人过来推销小白鞋清洗神器,还说可以给我演示一下,买不买无所谓,然后指了指我污迹斑斑的运动鞋。我有一种被揭穿的羞赧,于是没有给他好脸色,说不用你快走,同时下定决心明天洗鞋。

晚餐吃了老张牛肉面。牛肉很不错,半筋半肉的,感觉煮了很长时间,软糯入味。但面一般,我对白面做的粗面从无好感,碱面才是我从小培养起来的热爱。苏面、热干面以及初中学校门口的汤面最为难忘,排名不分先后。可惜在北京都吃不到,所以我要离开北京了。

刮起风来了,我很喜欢这样的夏日傍晚,也很喜欢《夏夜晚风》这首歌。每次出现这种情景,我都会哼起来,也不觉得腻。找了一个楼顶露天的 bar 点了一杯椰林飘香,这家调的像可尔必思,但味道也不赖吧,就是音乐挺吵的,我没法哼《夏夜晚风》了,略恼火。听服务员说隔壁露台是被明星包场了,二三十个人。我听见他们很大声地在说“生日快乐”,应该是举办生日会。但我最后也没有尝试去看是什么明星。

在优衣库买袜子的时候,想起来之前决定要好好写代码当程序员,于是又买了一件格子衬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