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y Player two

久未提笔。

头号玩家讲完了一个老套的故事,画面中有无数的梗使你会心一笑,也有如高达登场等使人热血沸腾的桥段。总的来说,它全方位致敬了八九十年代的游戏、动漫、音乐、电影等许多流行文化,玩梗但不卖弄,增强了粉丝群体的观影体验,也不会使普通观众感到莫名。结尾则是选择了“重视现实”这个十分政治正确的点来道出“主旨”。视觉效果一流,故事紧凑完整,是一部十分优秀的电影。

以上是我走出电影院时大致的想法。但是朱炫影评的切入点太好,直戳得我在屏幕前泣不成声。

头号玩家,是一部以电影的方式写给所有玩家的情书。

一部电影的真正优秀在于,既能温暖某一个特定的群体,也能将这种情怀传递给普通观众。同时,依托着普世的,符合人类天性的母题,将感动无限深化,直抵人心。

头号玩家的母题,是幻想,是陪伴。

人类对于未知的好奇,对幻梦的追寻,从地球上第一则神话诞生起便再也没有停过。阅读小说的人会在金庸的世界里幻想自己是主角一样的大侠行走江湖,观看动漫的人会幻想自己是机甲驾驶员,操纵高达一次次冲向机械哥斯拉。而游戏玩家呢?游戏玩家能真正进入那个世界,进入幻想,并从中感受真实。

游戏不是逃避现实的桃源,不是现在搞电竞赚钱的工具,更不是电子海洛因。对于我们,是幻想落地的所在,是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是保留着的最最“少年”的一部分。小时候的暑假如在眼前,我和张为哥坐一起打游戏,在每一个可能的屏幕凸出的显示器前,有时是一个键盘,有时是两个手柄。有时拿着机关枪大战佣兵团队,有时驾驶红蓝战机进行空战,还轮流化身水管工蹦跳着踩蘑菇。小房间里的老式一体机空调呼呼地吹风,伯伯躺在旁边的床上,许愿说以后带我俩去西双版纳。于是大象和椰林进入脑海,世界像一个彩色的谜团,小小的身体却感到充分的自由。

我要感谢那些孜孜不倦的游戏人,是他们凭借着幻想和热爱,创造出了缤纷的世界,使我们可以在海拉尔大陆跑马,感受陶森特带着葡萄酒香的风。但是如影片中所说,哈利迪作为最优秀的游戏人,同时也是最资深的玩家。玩家,使得游戏伟大,使之真正成为了第九艺术。

这是一代人的胜利。

导演理解玩家,他知道玩家需要什么。这也是他给主角设定了一个“从不组队”的特点,却没有讲述一个孤胆英雄拯救世界的故事的原因。

主角之前是单打独斗的,但影片一边推进,他身边的伙伴一边增多,最后的胜利还是建立在无数有共同目标的玩家的牺牲之上。绿洲的创造者哈利迪,最愧疚的事情也是他的朋友。同时令人感动的地方在于,他的朋友并没有离开他,而是一直在游戏中作为资料馆的馆长默默陪伴。

玩家需要的是朋友,是陪伴。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游戏都有2P,且游戏机的手柄总是有两个。

有两个男孩一起探索未知,追寻幻梦。在电子世界里都是大英雄。他们可以是马里奥兄弟,可以是雷电战机,也可以是怪物猎人小队。这世界本源的孤独于是这样被打败。哪怕是不被外界认可,也可以一起被打屁股,一起罚站,一起承担玩物丧志的责骂。但只要扎拢于一堆,口中谈论的永远是在另一个世界的宏图。

现在,得益于移动设备的普及和资本介入促进的电竞发展,社交化和轻松化的小游戏渐渐进入大众的生活。但是直到今天,对于资深玩家的偏见依然没有消除,花费在游戏上的时间被认为没有用处,优秀游戏的美好之处也往往被主流媒体忽略。

影片结尾,许多玩家冲向最后的城堡,尝试着攻破屏障。我把主角视为导演,浩浩荡荡的玩家大军视为许多努力打破主流偏见的人们。现在他们成功了,成功向其他人们发出了,来到这个美丽世界的邀请。来看看我们究竟为什么而沉醉。
我要感谢斯皮尔伯格,他传达了我们一直尝试传达但屡屡受挫的一点,那就是——游戏的世界,真的很酷。幻想,一点都不可笑。

影片原名为《Ready Player One》,在游戏中是“玩家一准备”的意思。2P此时按下START键,便可以加入,一起探险。往事经年,玩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张为哥也久未联系,但我在Youtube上看到小孩子收到switch,终于能和朋友一起玩时的狂喜表情,嘴角的微笑依然不能止住。

因为我不会忘记收到舅舅买的小霸王,邀请为哥来家里,他穿着背心叼着冰棍,我们一起玩忍者神龟的那个夏日下午。

因为我到底,还是一个等待2P按下START键的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