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

        “诶诶诶,你看,这是测试你缘分的,要什么?”课间小文转过来说。
        我把视线挪到她手上的东南西北,心想你上课又是迷得很,“横三”,我哼哼一下。
        “哇你跟祝姑娘天注定诶!”看她展开的那一格里画着一个爱心,里面分两行写着XXX、ZC,心里暗暗一喜,但理智让我忍住了笑容。
        “什么鬼,不信,我来给你测。”
        “不行,这只对你有用。”
        “拿来。”
        “好吧。”
        我拿到手刚准备问她要什么,发现她说的没错,这个东南西北只对我有用。因为所有八个图案都是一样的。
        我把眉毛挑高,再微微一蹙,盯着她。
        “给你鼓鼓劲嘛。”
         小文吐了下舌头,转了过去。

        湖北人的舌头打不了卷儿,所以经常得三种病:ln不分病,前鼻音后鼻音不分病,以及平舌翘舌不分病。得一种的大多数,得两三种的基本告别普通话了。有趣的地方在于,不同的病人喜欢在对方发病的时候互相取笑。比如平舌翘舌不分的我经常取笑ln不分的小文,在她说错话的时候用错误的读音重复一遍,甚至让她读榴莲牛奶,所以事隔经年,我已记不起她到底是叫文宁还是文菱,只好写作小文。小文是我的前桌。小文像任何一个青春故事里不那么耀眼的角色一样,成绩普通,安安静静。圆鼻子圆脸,说话小声小气,也不乏可爱之处。

        每个人的青春在躁动无方向的时候总会慢慢显现出一个命题,在初三那年祝辰转进我们班之前我一直以为我的命题是学习。后来无意的一瞥,才知道不是,我的命题是她的笑容。 一头幼兽第一次触碰到了这个世界一块奇异的部分,这种视觉上的接触强烈而鲜明,冲得我慌乱无所适从。混沌而隐秘的情绪在心中积郁,每见一次笑容便剧烈翻腾。

        十四岁的暗恋像胃胀气,内心是满的,但有点撑,吐不出来,也消化不了。自己摸索出一剂药是传纸条,给前前桌的好朋友尽诉衷情——小文充当信使,用手指点一下她的背,她就会把手放在肩上向后伸着。传的纸条太多,多到纸条如果整理起来,可以出本书叫《爱辰小札》;多到如果小文是个练武奇才,应该已经被我点开了任督二脉。

        喜欢的心情总是充满矛盾的,像软肋怕被人戳中,又想让全世界知道自己的深情。所以我默许了小文偶尔偷看纸条。日子一长,小文也开始搞些小把戏。除了东南西北,有一次她偷看完纸条,转过来冲我讳莫如深地一笑,吐一下舌头手一抬,飞快转了过去。桌子上,我传过去的纸条已经被叠成了爱心形,一面写着XXX,一面写着ZC。于是初三的我眼里只有着两个背影,一个是祝辰,期待她转身与人说笑,那是一闻即醉的甘醴。另一个就是小文了,小文传过来的纸条像一盒巧克力,拿到之前你永远无法知道它是什么形状。

        小文帮我问到了祝辰的QQ,但是我加上后一句话也没敢聊。只是圣诞节快到了觉得应该有所表示,于是买了一本祝姑娘爱看的红楼梦,找个犄角旮旯小心翼翼写上“我喜欢你”。然而在扉页上写“赠”字的时候,心一飘手一抖,字写错了。用的是钢笔无法涂改,登时一股子绝望涌上心头,觉得自己的爱情还未开始便遭遇滑铁卢。遂将钢笔愤然丢到门上,砰的一声响。然后在床上抱头翻滚——这一写错一摔笔,两个星期的生活费没了。

        书没有送成,因为我觉得爱情应该是完美的,不能一开始就写错字。下学期开学,一次吃完晚饭回教室,走在操场上时晚霞满天,霞光给祝辰的背影笼上一层金色。少年心思瞬间带入了听过的一首歌里,“感谢我不可以/住进你的眼睛/所以才能/拥抱你的背影”。想起那天夕阳下诞生的情圣,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初三眼看着越来越近,我的胃胀也越来越厉害。焦虑无聊的我把小文的麻花辫解开,结果编不回去了。小文头也不回,又自己编好扎紧。小文的头发乌黑健康,润泽顺滑,玩起来格外减压。但是我又不好意思每次都让她自己扎回去,于是让小文教我编辫子。男孩子要学这个又让她觉得很兴奋,于是小文利索地撕了三张纸条,搓一搓,仔细教起我来。理论很容易掌握,实际操作起来却没那么简单。把一束头发三等分就很难了,编的时候,扯用力了会把小文拉得往后一仰,轻轻地编的话,辫子又不紧实。那段时间小文的辫子总是乱糟糟的,但我没感觉她不开心。胃胀难忍的时候,小文的头发成了我第二剂良药。

        4月份参加省重点的拔优,意外被录取了,这意味着我留在初中的时间已经不多。时间接近祝姑娘生日,我觉得自己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上,必须给青春一个交代。这个周末,我到女孩时尚用品专家店七色花买了一个粉红色的兔子抱枕,到便利店买蜡烛结果数量不够,只好去白事店补齐,最后再叫上几个兄弟壮胆。天色渐晚,祝辰家附近的篮球场已被我们用蜡烛摆好了“IOU”字样,于是我给小文发消息。
        “可以带祝姑娘来篮球场这边散步了。”
        “好的。”
        我们这边如临大敌。蜡烛全部点亮后,我突然觉得太TM浪漫了,对于完美的初恋来说,这么浪漫遭不住,吓到祝姑娘就不好了。
        “改变计划,走另一条路。”
        “好的。”
        于是在天色如黛的傍晚,我手持兔子抱枕如蝙蝠侠一样突然出现在祝辰和小文面前,颤抖着,爱情的威压已使我呼吸困难。递出抱枕便用尽平生气力,从喉咙里撵出“生日快乐”仿佛使我升至虚空。我想要逃离,以致于说话都是在转身的过程中进行的。感受到抱枕被接住时,我赶紧跑开,剩祝姑娘礼节性的“谢谢”飘散在莫名其妙的夜空里。我不敢去想象,自己留下的是怎么样的背影。

        蜡烛没有浪费,兄弟叫来了她喜欢的姑娘,姑娘很受感动,甚至发了条朋友圈。不知道她后来有没有知道蜡烛哪里买的,回想起来会不会有些后背发凉。
        小文告诉我当时一切发生得太快,祝辰没反应过来,抱枕还是她帮忙接的。
        我望着窗外,不发一言。
        小文说没事还有机会她给我鼓劲。
        我掩面伏案,无言相对。
        班主任已经开始讲升学毕业种种相关——煽情的老头子。而我望着祝辰恬静的背影,眼泪流了下来。我到最后没有学会怎样爱人,甚至没有跟那个人接触——直到我离开学校,我也没敢和祝辰再说过一句话。我觉得我的爱情是死了,孤雄繁殖,度过壮怀激烈自我消耗的一生后死了。青春没有得到交代,反而是交待了。

        课的最后老师让我们每个人对自己的未来有个畅想,虽然刚刚自受自挫,对于未来我依然雄心勃勃,考上清北出国留学收获爱情走上人生巅峰。然后我看见小文默然的背影,突然好奇她这样上课迷迷糊糊,平时也安安静静的女生,对于生活有怎样的希冀。
        “啊,我不知道啊,可能就普普通通的很好吧。我喜欢做菜熬汤,能让相处的人开心,应该就蛮幸福的了。”
        “你还会做菜?”
        “对啊,我银耳汤熬得可好了。”
        “不信。”
        “那你把杯子给我,我今天回去熬了明天带给你。”
        小文还是那么好说话,我高高兴兴拿出杯子。
        第二天喝完,正在想怎么继续开口要,晚上放学小文便转身找我要杯子。我假装不好意思。接下来几天,小文煮的银耳汤便留存在了我的记忆里。
        我在学校的最后一天,早自习过了很久小文才来。初三还迟到,自然是免不了罚站。小文头发很长,长到腰间,早读的时候我边绕她发尾边幸灾乐祸,“班主任的早读你也敢睡过,胆子变大了呀。”过一会儿她丢个纸条过来,“昨儿出了点状况,熬汤熬到两点多。”我心中一动,突然觉得小文对我还蛮好的,但平时太熟了我也不好意思矫情,只在纸条上最后一次取笑了她ln不分。
        “心里卵卵的。”

        当我还未脱离青涩的时候,每次回忆我都是旋律的主角,整个世界随着记忆围绕着我疯狂旋转。我只有从最极端的情感里才能感受到青春的存在。 默默的,日常的,贫乏的事物,都应该从记忆中消去,就像在录音棚里消去背景音,只留下甜美激昂的主旋律。所见的世界越来越大,慢慢开始对我的整个存在无动于衷,我才恍然醒悟而强忍着充当主角的冲动,不再以自私的视角审视往日生活。终于能见隐藏在日常生活里,毫无意义的细节中的青春碎片。而这些背景音,恰恰才是青春的主体部分。

        后来我听到副歌的第二段
        “感谢我不可以/拥抱你的背影/所以才能/变成你的背影”
        我自作多情觉得小文比我勇敢,比我智慧得多。我再也没能取笑她ln不分,装银耳汤的杯子也摔在了旧日的角落里无处可寻。我给后来喜欢的姑娘叠爱心,向她们炫耀我麻花辫编的多么好。闪回过去记起这是小文留给我的技能。
        我祝你一切都好,也从生活里获得同样毫无杂质的温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