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亭外

对酒的态度始终矛盾。唐代所有诗人都歌颂酒,然自小又见过太多不堪醉态。后来知道把握好度的时候,酒确实是诗意萌发的养料。微醺的时候,一半酒作,一半人成,飘飘然。脚步微有虚浮,话语全作戏谑。再有人能对着胡言几句,诉遍衷肠。揉皱了的心也能重有饮冰十年而难凉的热度。

跑道上,跟友人走着。灯光昏黄,氛围清淡。我是个俗人,无非能谈些红尘中事。他拉人喝酒的时候我在睡觉,现在泪也干了,慢慢地讲。

“从古到今说来慌/不过是情而已/”

友人生得幸运,遇见的姑娘无不良善而深情。少年荒唐,事尽了,爱以不平等的姿态延续。他在她们生活中的意义化为一个符号,有七年不变的特别关注,有始终如一的密码。不是不明白,从毕业那天起就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求的不过是难受的时候电话里能听到友人的嗓音。这里可以用蒋方舟文章里看到奥登的诗:“我们如何指望群星为我们燃烧?带着那我们不能回报的激情?如果爱是不平等,让我成为那爱的更多的一个。”他自叹何德何能,像梦一般。我只说得便宜卖乖。

“你问我怕什么/怕不能遇见你/”

他最幸运之处,在我看来,就是现在遇到了真正的,对的人。十一时候一向低调的他朋友圈秀恩爱,用到了”overdosed”一词。那时候感觉便不一样了。他向我描述十一相见时他们二十四小时黏在一起的心理状态,有一种宿命感。“当时就感觉,是她了。我跟她说,你简直就是完美的,今后如果我们有什么问题,那肯定就是我的问题。”午夜路灯暗了,友人眼里的光虔诚坚定。
今天哭,是动了真情。相聚愈欢,相离愈难。加之路长难料,前途未卜,女性总是敏感,得闲想起来便是一片无望,继而难受。我太能理解。分散的时候,感情淡不得,也浓不得。聚期不定,最是煎熬。人有所失落,唯因有所期许。一切都好,只是时间不对,人生无奈,也即在此。
到底是有酒入过愁肠了,免去了我安慰分析之劳。“我打算,等我的未来定下来了,再追她一次。也快,再过顶多两年就差不多了。到时候,一本户口簿,两张机票,带她一起走。”《雪国》里的岛村,面对的也是他和驹子难控的人生,只不过他的思想是虚无的,所以无能为力,故事的结尾哀怨冷艳。但友人是这样一种人,单纯,积极,让你相信他的生命没有多少复杂的痛苦,矫揉的哀怨。所以我信他,也同他一起希冀那样的未来。

“写歌的人假正经/听歌的人最无情”

想过往种种,尽是荒唐。
现在又是十二月了,去年也该是十二月。街灯像今日一样照出一脸黄,耳机一人一只,走半里长街,听的就是这首《约定》。风很大,地上剪影模糊,街边小贩的三轮一辆接一辆停。便当冷了,门牌忘了,壮阔胸膛,不敌天气。记不起了。
再往前,看上我这弟弟,说是有人烦她,托我挡箭,慢慢弄假成真。化了妆又索吻,碰一鼻子粉。到加国第十次删掉联系方式,早自修上伏案,泣不成声。
都是掠影,足够美好。再想起做错的事情,只是自责。深情难负,世事难料。

“我好像从高中开始就没怎么哭了,今天还真奇怪啊。这不行,以后得跟她说:‘当初我为你那么伤心,你可得给我多做两个菜。’哎哟,只多做两个菜太便宜了,多生个儿子吧。”快走回去了,友人呵呵笑。

真好。

得亏海子早写好了我那刻的心情,不然还要自己组织。

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回到案前,耳机里还放着《牡丹亭外》,陈升这老男人唱着:

“黄粱一梦二十年/依旧是/不懂爱也不懂情/”

《牡丹亭外》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